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魏广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抟庐文心艺术大展——名家评论

2014-06-11 15:33:5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邵大箴:

  魏广君多才多艺,精通书法、绘画、篆刻,兼攻绘画史论,且有不凡成就。这种人才,在艺术领域实为少见的学人艺术家魏广君

  从事艺术创作,需要下功夫刻苦钻研,反复磨练。不过,这仅仅是可能成功的条件之一,因为要在艺事上有所作为,还必需有对艺术的体悟,较为深刻地理解艺术创作的规律和原理。善于体悟,在艺术家的成长过程中,是最重要也是最难过的一个关口。这里天资和勤奋必不可少。一个人的先天资质是隐藏在基因里的,它往往不为人知也不为己知,只有在适当条件下方可得到有效释放;有天资,如果不会利用,肆意耗费,不刻苦学习,也成不了事业。魏广君的天资过人,又家学渊源,从少年起便刻苦求学求艺,打下了扎实的国学和传统绘画功底。他练书法、绘画和篆刻,从工艺性的技法、技巧入手,从技到艺、到道,步步深入。纵观他走过的历程,在艺术上他有广泛的涉猎,又有重点深入。在广中求精,在某一领域中有所突破后,以其经验扩充到其它门类。魏广君深知,书法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尤其是绘画的根本。他的书法严谨而自由,有独立的品格追求。他的绘画题材有山水、花鸟,技法有金碧、青绿和水墨,样式有大品和小品,有精心的构思,也有即兴随意之作,但都兼有厚实与灵动、沉稳与活泼的气息,可以看出这得益于传统绘画的精神和技巧,但他善于利用,结合自己对自然的观察、体验,努力创造自己独立的面貌。

  魏君广画中的章法、构图或在平中求奇,或在奇中有平实意蕴;笔墨变化全在黑白、浓淡、虚实、轻重中求变化。运笔、用墨中他得心应手地处理胸有成竹和临时发挥、动与静、方与圆、齐与不齐等等方面的辩证关系,使画面充满内在的节奏与韵律,令人驻足品尝与回味。

  绘画作品不可缺少应有的功力,但真正能动人的是其中难以言传的意味;绘画作品的灵感离不开客观自然的启发,但真正的创造是作者心灵对自然的真切体验。与其说绘画是客观世界的反眏,毋宁说它是艺术家用自己的心灵和智慧诗化了的自然。

  魏广君是一位艺术探索家,不同于一般号称探索者的是,因为他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又有清晰的思考,他的探索很有深度,很有后力。他的创作之所以傍依传统而不显迂腐,探索创新毫无浮浅之气,而具有实沉沉的文化含量和蓬勃的生机,全在他的文化艺术修养。读他文集《抟庐论衡》中关于古今书画印刻的诸篇宏论,可见他是一位既善于读书,又善于思考的学人。说魏广君是当代为数不多的学人艺术家或艺术家学人毫不过分。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胡抗美:

  我一到展厅,确实感到一种震撼。走到书法那个地方的时候我说了一句,广君真是个全才,书法、绘画、篆刻,也写诗,还写了很多好的评论性的文章,广君似乎成为一种现象,为什么?广君他应该不是科班出身,书法和绘画都是在实践当中进行探索的。但是他使自己走到了一个辉煌,这确实是了不起的,应该说是一种现象。

  原因,我觉得开始张晓凌讲到跟他的修养有关系,一个艺术家的修养是多方面的,科班知识只是一个基础,如果没有科班知识,自己修养完全可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他的书法和绘画一样,从传统当中走出来,而且他的书法有一种意思,他一再的往传统的深处走,这个是很可贵的。大家都知道书法和绘画,这两支队伍有很大的不同,绘画不管怎么说它有一定的门槛,而书法这个门槛相对低一些,在有些方面的表现好像是没有门槛的感觉。

  书法圈里面有一句话,如果不入境,格调就不会上去。有这么一个说法,所以到了新的时期,大家都在传统里面进行追逐,相继出现了涂涂改改的尺牍风,拼拼贴贴的学院派,染色着旧的展览体,期间还有一种组合对比的形式构成,大概有这样几种现象。

  我觉得广君在传统里面走的路子很正,我刚才讲到涂涂改改,拼拼贴贴这几种现象,都是从表面上的追求,又比如说追求二王的像,兰亭序里面王羲之涂掉一两个字,他也涂掉,去做本体之外的形式。从广君在河南书法时期的表现一直到今天,我认为他一直在本体之内进行追求,并形成了自己碑帖结合式的综合性的苏、黄、米的格调。

  在书法复兴的30年中,曾经出现过米芾热、王铎热、民清调的过程。就书法个体来讲,一般都是追求一个米芾,大家都写的很像米芾。广君是碑帖结合,但是他的书法中苏、黄、米的特点都具备,尤其那几中堂的枯墨和旁边的小幅作品,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很多信息,包括颜真卿书法中的东西,都表现的比较充分。所以,他在书法当中守住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篆籀的笔意,他的画也得益于这一点。他很多画当中的篆籀笔法也表现的比较充分。比如说他画竹以隶书笔意的表现都很明显,所以我认为他走的传统路子都很正。

  第二是时代性很强。刚才曾来德说他的定位问题,确实我不是太懂画,要让我看他的书法可能要在画之上。如果定位他是书法家,当是很优秀的书法家。在他的书法里边,表现的具有生命意义的鲜活的东西非常多。比如说线质,点画的立体感,总体画面的层次感,使整个作品的构成很有节奏感。就这么不到两平尺书法,有用粗细线条构成一种远近关系,有用墨色的变化组合出巧妙的韵致,这些都是突出的。

  时代不同了,书法今天也是一门艺术。从书法讲,从什么时间开始分书法家书法、文人书法、画家书法,我觉得书法作为一门独立艺术,与已往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比如过去强调写什么,而现在写什么已不重要,怎么写,倒成了一个日益突出的问题。过去的书法以读为主,而今天读已退居其次,看倒走到了前台。达芬奇讲过一句话,要教人们学会看,当今的书法确实缺这一点。人们到了展厅之后,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就开始读了,这明明是苏东坡的东西,跟书法家有什么关系?书法家的造型艺术创作怎么能打动观众。跟画家一样,你的画面应感动观众,并产生共鸣方是好画,我们现在的创作作品大部分还处在用文学作品来感动人的阶段。

  过去几个朋友写封信,或写一首诗,大家在一起欣赏一下诗文或书法,比如“兰亭序”,曲水流觴,以诗为主,四十多个人唱和,最后产生兰亭序。今天的书法几百件或上千件的陈列在展厅,现在交流的方式也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觉得广君适应了时代的需求,他的作品在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效果上都是很突出的。

  第三是突出了自己的个性。在书法上,广君的作品给人一种纯视觉化的感觉,可能跟他画画有很大的关系,他就是让人在看的方面下工夫做文章。比如说他强调造型、构成关系,点划与点划之间,字与字之间的组合关系,大和小,长和短,浓淡枯湿,通过这些对比,这种构成给人一种美感,广君作的也是很好的。

  在早期,上世纪80年代书法刚恢复,河南的书法出现了高潮,他在里面是很优秀的作者。所以我觉得广君的书法是很有意义的,借用沈尹默的说法,他书法确实有文人画的灿烂,这是他得天独厚的条件。

  提一个建议,希望书法跟绘画结合更好一点,今天新的形势下,同源有什么样的内涵,尤其造型上更加相同,造型问题怎么样更进一步打开,我刚才讲到文本意义退居其二。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牛克诚

  另一种金碧山水,魏广君的山水语言。

  魏广君把他的山水叫作“金碧山水”。而古典形态的金碧山水是在青绿山水的基础上,通过泥金复勾物象轮廓,形成交织于画面的金线,从而与作为山石主体的青绿金碧绯映。广君的金碧山水不是这样的。或者说,我们不能从古典山水的意义上解读广君在2008年以来创作的金碧山水。

  广君创作的是另一种金碧山水。

  这种金碧山水是以作为山石铺陈的青、绿、红色,与作为山石皴法的水墨之黑形成色彩对比,并辉映在金色的背景上。如果说古典金碧山水主要体现为金线的装饰意味与青绿厚重块面的对比,那么,广君的金碧山水则是喷洒的金粉以其积点成面的闪烁质感,与青、绿、红的涂染平面,以及积线为皴所形成的黑色交相辉映。古典式金线的装饰性被镶嵌并融入在青绿山石质地中的金粉取代,融于水墨的金粉,与融于金粉的水墨,浑然铸造了一种“整体性”的金碧山水。

  广君山水中的金色不是染的,不是积的,更不是写的,而是喷的。无论是作为工具的喷壶,还是作为创作手法的喷洒,都不曾为传统的金碧山水所使用;将金粉液体喷在生宣纸上,形成与水墨画在生宣上不同的肌理与质感,它不是洇渗的,而是凝固的;不是可见笔痕的,而是如细雾弥散的。这都显示出与书写性不一样的山水创作方式与审美意旨,甚至可以说它是带有“制作性”的。这种制作性,为他的金碧山水带来一种理性和人工意味,也营造出一种刚性、坚质的空间氛围。

  然而,他的金碧山水主体却又是以书写性的笔墨筑基的。而皴法这个中国山水画的核心语汇无疑又构成其笔墨的根本。他的金碧山水也因此与古典金碧山水形成另一差异:如果说古典金碧山水是空勾无皴,是以勾廓分染为基本手法,那么,广君的金碧山水则满布皴法并蕴藏着丰盈的笔墨内涵,这是一种集合了青绿重彩与山石皴法的金碧山水。而这一体式的金碧山水,其实是从五代山水的传统绵延开来的。

  广君金碧山水的山石、草木、云水等形象生动而又高度概括,细节丰富而又不失之繁碎,造型精整而又不失之刻板,充分体现出如同五代山水画家面对自然时那种生动的感觉、丰沛的笔墨活力以及高度的图式化能力。

  同时,广君的山水又是重彩的,浓重的青、绿、红、金、黑,共同演绎出令人兴奋的色彩旋律,特别是红与金色这两种极少出现于古典山水的色彩块面,热烈而炫目,他的金碧山水因此而温暖、明耀。他用这般惊艳的色彩去追逐光明,去呈现他内心那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就这样,笔墨与重彩就以极为响亮的音符,奏响广君金碧山水的乐章。

  而笔墨与重彩这两种语汇的结合,实在是中国古代绘画史上一个极具挑战性的课题。因为,我们从五代以后的山水画史读来,几乎没有看到哪一位画家对此交过满意的答卷。笔墨与重彩是两个各具自身高度自足性的语言体系,而如果要让笔墨与重彩同时保持纯度与力度,就几乎必然会在二者的高亢对峙中造成画面语素间的紧张状态,强烈对比的结果是使画面失去语言平衡与和谐,从而也就失去了在“中和为美”审美原则下的语言价值。笔墨与重彩必须要减弱一方才能实现语言媾合,其结果也就是我们所看到的:或是控制笔墨而让重彩醒目,就像“二赵”他们那样;或是淡化色彩而突出笔墨,就像“元四家”他们那样。而将笔墨与重彩以同样的表现强度结合为一种系统的语言体系,就是五代以后的山水画史所呈现的一项艰巨挑战。

  广君几乎是注定要应对这一挑战的,因为他内心有两种力量驱动着他不可绕开这一难题。一是他天生对青、红、金、黑色彩的浓郁兴趣,这种楚汉艺术的色彩基调表现出的夸张效果和浪漫情结,是单纯的水墨代替不了的。一是对于自然物理的诸般好奇,驱使他内心有一种情绪要表现,就不自觉地按照原来笔墨画法反复去强调意趣的取得,在层层深入和一遍遍的消解中,成为一种贴近内心的东西。

  于是,重彩与笔墨就被他同样珍爱,不敢厚此薄彼。他要让笔墨与重彩都以各自最大的表现力呈现于他的金碧山水之中。其笔墨体现为细致精致的皴法,既完整地刻画着山石树木,同时,又以皴、擦、点、染的抒情笔调,经营一种精妙的笔墨关系;其笔迹形态既葆有五代山水画家那种与自然的亲近感,同时又像元代山水画家那样挥洒出笔墨意趣;具有书法性的笔致散发着浓郁的古典情味,同时也显现出高品质的文人精神性。另一方面,他又用浓重的青、绿、红积染山头,其面积不大但却极为醒目;平面性与高纯度的色块,就像民间美术单纯热烈的色彩一样,为蕴藉的文人笔墨增添感人的活跃与激荡;金色的质地又以一种堂皇的氛围,烘托起这重彩与笔墨的高昂唱和。

  当然,广君金碧山水的独特性又并不仅仅体现为笔墨与重彩的结合。因为如果跳出语言的层面,我们又会看到,他的金碧山水,其实又在力求实现宋画与元画的整和、书法与绘画的整和,以及意造与写生的统一、书写与制作的统一、严谨与随性的统一,进而实现对五代丘壑、元人笔墨、民间色彩、古典图式、高士情怀、文人气质以及诗性精神的集大成,他就是以这般具有绘画史意义的语言探索,让我们重新认识金碧山水。

  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

  魏广君是当代中青年画家中比较突出的具有非常全面综合修养的,能在浮躁的氛围中甘于寂寞,真正沉潜下来,深入做学问、做研究,搞创作,并且路子正、稳的一位主流画家。

  或许是因为他来自传统文化积淀深厚的中原腹地——河南,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和认识非常深入,并且自然而然地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出了这种浓浓的民族文化气息和底蕴。

  中国绘画自唐代出现“诗书画三绝”之说。经宋、元、明文人画家标榜倡导,“三绝”成为了画家(包括职业画家)的普遍追求,形成了文学、书法、绘画三种艺术形式综合而成的“多媒介”的、独特的中国艺术形式。明代文人治印渐成风气,清乾嘉时代金石学盛行,书学中兴,印学繁荣,名家流派不断涌现,出现了不少在印学方面有杰出成就的画家,中国绘画从由诗书画“三绝”进入诗、书、画、印“四全”的历史时期。像17世纪的程邃、18世纪的金农,19世纪至20世纪初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都是“四全”新传统中涌现的代表人物。而在当代画坛,能重视并且兼有“三绝”、“四全”素养,能注重综合人格塑造的画家却越来越少,广君就是那凤毛麟角中的一员,他的诗书画印素养很全面,不仅诗词写得好,书法、刻印深得民族文化传统精髓,而且绘画兼修山水、花鸟,古人云:“腹有诗书气自华”,广君的绘画具有一种由综合人格修养锤炼而出的、扑面而来的文化气息,他的花鸟画非常“文气”,带有浓浓的书卷气,他的金碧山水富丽堂皇、典雅大气,具有“富贵气象”,带有一种传统士大夫的精神气度,他的作品从整体上体现出的“雅”,突出和强调了抒情主人公内在的精神气质的高雅、充实与丰富。

  不仅如此,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用动植物传达共有特定吉祥的象征意义有悠久的历史,它反映了古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文化面貌、审美意趣及风俗习惯。广君的绘画在“富贵气象”之中,又体现了越是民间的越是宫廷的,体现了宫廷与民间交汇综合,他用丰富多彩的画面,表现了吉祥如意的象征性、观念性的内涵,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普遍性愿望与期盼。

  中国传统美术批评理论中有一个区别于西方的标准,那就是将作品与画家人品相联系,所谓“画如其人”,“人品不高,落墨无法”等等,潘天寿也说过:“艺术品,为作者全人格之反映。无特殊之天才,高尚之品格,深湛之学问,广远之见闻,刻苦之经验,决难得有不凡之贡献。故画人满街走,而特殊作者,百数十年中每仅几人而已。”他提出了天才、品格、学问、见闻、经验是可以有共识的,并且强调了它们对一个优秀艺术家的综合作用、共同影响。我们当前就画论画的人太多,从文化的角度来考虑绘画,知人论画的太少,国画传统理论并不孤立地来品评一件艺术品,而是将画家、作品与观众之间复杂互动的关系综合起来考察,这样的品评应该是更为全面的。我觉得广君恰恰是在天才、品格、学问、见闻、经验方面,从文化、修养角度考虑绘画做得比较好的一个代表,作为厚积薄发的中青年画家,我相信广君未来的艺术道路会越走越宽阔,越走越好,祝愿并期待广君为我们、为时代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魏广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